福建小伙,16岁辍学,19岁回村,29岁拍赶海视频爆火,年入百万

html模版福建小伙,16岁辍学,19岁回村,29岁拍赶海视频爆火,年入百万

俗话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
陈烽出生在海边一个小小的渔村里面,他的祖祖辈辈都是靠海吃饭的赶海人。

长大后的陈烽也曾经多次外出打工,但因为割舍不下生他养他的故乡,每次不到半年就会回来。

19岁那年,他下定决心,老老实实呆在家里,当一个靠天吃饭的赶海人。

以后的7年时间里,他结了婚,也生了孩子。

可是,即便勤勤恳恳、起早摸黑地干活,一家人也只能混个温饱。家里急需要用钱的时候,往往却拿不出来,只能东挪西借。

2018年,他开始将自己赶海的小视频发到网上,凭借高超的捕鱼技术,很快赢得大量粉丝的关注,收入也慢慢增长到平时收入的2到3倍。

如今,随着直播带货和卖海货等收益,他的年收入已经突破百万元。

今天,我们就来一起看看陈烽的故事。

秀屿区是福建莆田的一个区域,位于福建东南沿海中部。

区里大大小小的渔村都建在大海边,村里的渔民祖祖辈辈都凭借自己的捕鱼技术,在海上讨生活。

因为贫困,莆田一直流传着一句话:好女不嫁莆田男。

1992年,陈烽出生在其中一个小渔村里面。

对于小时候的陈烽而言,大海、沙滩就是他的游乐园。

内陆小孩在玩石子儿的时候,他在海滩上能捡到各种各样颜色各异、五花八门的贝壳和海螺:

内地小孩玩泥巴的时候,他可以脱了鞋子,肆无忌惮地在沙滩上奔跑,堆城堡:

同样地,当其他小孩通过捡空瓶子卖废品获得零花钱的时候,他可以翻开海边的石块,捡躲在里面的青蟹,一只两毛钱,可以够他买两根冰棍,或者是5颗糖。

等到夕阳西下,孩子们各自回家找自己的妈妈,沙滩上留下一串串脚印时,陈烽也会回到海边几米之外的家里。

坐在门前的矮墙上,吹着轻轻的海风,近处有还未回家的人儿被斜阳拉长了影子;

远处,落日余晖洒在海面上,细碎的波光随风荡漾,晚归的渔船如同苍海一栗,缓缓行驶过来,一切显得静谧而安宁。

可是,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。

儿时,时常听老一辈的人说,海边的人们,是靠老天赏饭吃的。

那时候,他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随着年龄的增加,他知道,什么时候能出海打鱼,出海后能打多少鱼,并不是一介凡人能够决定的。

爸爸很多时候出海回来都会空手而归,每当此时,妈妈就会跟爸爸争吵,觉得他固执地守在这个小渔村,连家人的温饱都不能解决,简直是不可理喻。

有时候看见其他外出打工的父母给他们的孩子带回来新鲜的玩具、好吃的东西时,陈烽也会有这个疑问,甚至觉得妈妈说的话并没有错。

但那时候的他,还不知道,爸爸妈妈的矛盾会升级到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2004年的一天,12岁的陈烽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,却发现奶奶站在门外等着他。

往日已经摆好了饭菜的饭桌空空如也,爸爸也不在家,想起今天并没听说爸爸妈妈要出海,陈烽便问奶奶,他们去哪儿了。

谁知,奶奶的神色也不同往日,有点像自己上课时心不在焉的样子,欲言又止。

陈烽的心一点点下沉,总觉得发生了什么重大的、不好的事情。

过了一会儿,奶奶才想起什么似的,准备张罗饭菜。可是,打开米缸,却见一粒米也没有,厨房里也没有任何可以做饭的食材。

奶奶叹了叹气,拿了一只空碗,向外走去,半晌才端着装满了饭菜的碗回家,递给陈烽。

已经懂事的陈烽自然舍不得一个人吃,忙分了一半给奶奶。虽然已经饥肠辘辘,但是祖孙俩好像都没有什么胃口。

夜已经深了,一轮圆月从海面上升起,清冷的月光洒在海上、沙滩上,陈烽没由来地觉得有点寒气逼人。

一个人影从远处走来,从步态来看,陈烽就已经猜到是爸爸了。

那妈妈呢?

果然见爸爸沉着脸走进屋,奶奶好像就明白了一切,又叹了口气,“唉,真是造孽呀。”

说罢她拉起陈烽的手,慈祥地摸了摸她的头:

“阿烽啊,你妈妈一声不吭地走了,你爸爸找了大半天都没有找到,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。你别怪你妈,也别怨你爸。一定要好好读书,走出这个渔村,到外面去才不会走你爸的老路。”

陈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从那以后,他比以前沉默多了,也胆小多了,夜里非常害怕黑暗,非得开着灯才能睡觉。

每当有人谈论起他妈妈离家出走的事情时,他会选择逃避似地走到一边去,不听他们多说一个字。

而他自己,也绝对不会主动谈及有关妈妈的任何事情。

可是,在心里埋了太多的话,积累到一定的程度,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会想向某个人倾诉一番。

正逢网上交友非常火爆,有部分同学都交了网友,还有的成了笔友,经常书信往来。

陈烽没有条件交到网友,但是他对班上一个开朗大方、脾气温和,亲切可人的女孩有好感,想和她交朋友,谈谈心。

这种想法不知道在心里翻来覆去了多少回,终于在某一天,陈烽鼓起勇气给女孩子写了一封信。

就在他等待回信的时候,却等来了班主任的斥责:“陈烽,你把你写的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一遍。”

接过班主任递来的信,陈烽一看,正是自己写给那个女孩的信。

不敢不听班主任话的他,只得将信老老实实地念了一遍,信里并没有说什么太出格的话,却仍旧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。

从那以后,陈烽即便有再多的心思,也不敢对外人多说什么了,而且人也变得更加腼腆、不喜欢说话了。

初中毕业之后,因为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爸爸也实在没有钱供他读书了,陈烽16岁便辍学,开始外出打工。

工作是一个亲戚介绍的,推销从渔村里收购来的干海带、紫菜等海货,博天堂手机登录网址

可是,这份工作对于不善言辞的陈烽来说,简直就是一种折磨。

当其他的同事们对着客户软磨硬泡、舌底生花,将海带、紫菜的成色夸得天上有、地上无,将它们的功能说得天花乱坠时,陈烽却只有简单的一句,“请问,你们需要海带和紫菜吗?”

如果对方说不需要,他就直接走人。如果对方说需要一点,他就别人说要对少,就是多少,从来不问一句,需不需要多来点。

或许是感觉到自己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,陈烽一直没有归属感。

虽然外面有高楼大厦、霓虹彩灯,但他却无比想念大海,想念渔村,想念空气里弥漫着的海腥味儿,想念家乡的一切。

他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故土难离,因此每次撑不到半年,他必须回渔村过一段时间。

整整熬了三年,也就是19岁那一年,因为没见渔村里哪个外出打工的人赚到了大钱,又割舍不下渔村,不顾爸爸的反对,奶奶的沉默,陈烽成为了唯一的一个留守在家乡的青年人。

既然决定在故乡扎根,自然要学会老祖宗们的本事,从那以后,他不再将出海当成一种玩乐,而是当成了学习本领的机会。

首先,学会看天气和识别潮涨潮落。

这也是为什么说,赶海的人都是靠老天爷晌饭吃,因为什么时候出海,很多时候要根据天气和潮汐起落来确定。

其次,跟着爸爸一起认识各种海货。

有的鱼身上有毒刺,打到之后,必须先拔掉毒刺;有的鱼全身上下都是毒,只要肌肤碰到的地方,都会起泡溃烂,得当即扔回海里,不要存在侥幸心理;还有的鱼表皮无毒,肉却有毒,只能看不能吃,也是让它原路返回即可。

另外,太小的海货,直接放生......

同时,他也起早贪黑地跟着爸爸一起赶海,学习捕鱼技术。

比如,如何撒网埋坛;如何在石头缝里钩出青蟹;如何在夜间抓螃蟹;如何在钓到大鱼的情况下,溜鱼直至能够将鱼钓上来;怎么抓哈利、竹节蛏,又如何对付章鱼等等。

整整七年时间,他结婚生子的同时,也练就了一身赶海打鱼的本领。

可是,有时候,有本领,不意味着就一定有用武之地。

每年的5月至8月,是禁渔期,渔船不能出海打渔,陈烽只能靠钓鱼来赚钱。

而解禁之后,也并不是每天都能打到鱼,甚至即便能够打到鱼,每天抛开船的油费、鱼饵和人工费,除非收获丰盛,不然,也赚不了几个钱。

常年在海上飘着,饥一顿饱一顿,冷一顿热一顿,很多渔民都有职业病,慢性胃炎。

妻子也时常对她唠叨,希望他外出打工,他一度觉得自己与爸爸陷入了同一个境遇,虽然仍旧勤勤恳恳,但却更加沉默寡言。

直到有一天,妻子说两个女儿可以交学费了,如果在限定日期内交清,还有更多的优惠。

他一面为妻子的精打细算而心疼,一面为自己连一个孩子的学费都拿不出来而羞愧。连夜找朋友借到钱之后,他也开始想出路。

与钓友谈到这个话题时,钓友拿出手机,给他看了几个小视频。

原来钓友将他自己钓鱼所拍的视频发布到了网上,不仅赢得了不少粉丝,而且还有收益。

2018年,已经26岁的陈烽想摆脱困境,给自己取了一个渔人阿烽的网名,又学习了视频剪辑和后期制作。

一切准备就绪后,他毫不犹豫地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铁钩,来到青蟹出没的地方。

只见他将铁钩探入石缝中,凭手感或者青蟹与石头摩擦的声音,来判断里面有没有青蟹。
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他将铁钩石缝钩青蟹的视频发到了网上,不想,才过了一天,这条视频的点击量就超过了25万,涨粉2000多人。

在观众看来,感觉也就短短几分钟,陈烽的手指就像点金之手一般,钩一处就来一个青蟹,成就感爆棚。

却不知,是经过多次拍摄,终于有一次才达到了这样的效果。

被人关注的感觉让陈烽一下子受宠若惊,也更加有了干劲,他一连怕了四期钩青蟹的视频,第五期,才开着他的渔船出海了。

在太阳的照耀下,大海变成了橘黄色,小小的渔船迎着风浪行驶在海面上,陈烽坐在船上,静静地看着远处,不知是在想等会儿的收成,还是在想这一期视频的效果会如何?

不得不说,对于一个业余拍摄者来说,陈烽非常有天赋。剪辑出来成片,都是集风景画面和故事氛围为一体。

这样既满足了没有看过大海的粉丝朋友们的好奇心,也让许多同为赶鱼爱好者看见了他高超的技艺。

这为他的短视频之路,开了一个好头。

最初,因为没有搭档,他只能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钩子钩青蟹;

有时候过往的乡亲见他一个人对着手机说个不停,还会窃窃私语,他却不能分心;

有时候为了拍摄效果,不得不忍受到手了的海货又逃走的可惜......

这种情况直到两个搭档,专业摄影师阿鑫,和捕鱼搭档九弟的到来才好些。

随着视频数量的增多,视频的点击量基本上也在稳步上升,很多粉丝被这个说着一口莆田市普通话,晒得黑黑的、腼腆的小伙子所吸引:

人们喜欢看他高超的捕鱼技能;

喜欢看他的渔船行驶在波光粼粼的海上;

喜欢看他为了给小孩解馋,经常到海边抓螃蟹;

喜欢看他钓到大鱼时,夸张地大喊“发财啦,发财啦”;

喜欢看他为了给怀了第三胎、没有胃口的妻子补身子,连夜开船出海前往小岛捡海螺;

喜欢看他打到稀罕海货时,不卖钱,只为亲自下厨,为爸爸奶奶岳母做一顿美味可口的饭菜......

两年多的时间里,陈烽全网粉丝增到了500多万,并获得了平台不少的奖励,还趁机带着妻子弥补了新婚蜜月旅行。

随着收入的增加,他为爸爸和自己都盖了新房,买了新车,还给做生意亏本了的爸爸另外租了一个店铺做生意。

后来,陈烽还登上了央视,成为了当地的名人。

俗话说,吃水不忘打井人。

有了庞大的粉丝基础,陈烽开始为家乡的特产枇杷膏、文旦柚、黄花鱼等做直播。

卖得好的时候,一场直播就能卖出几百万元的货。

另外,当得知发小的家人和粉丝生病,需要大量的医药费时,他先后发起了几次募捐,将筹集到了钱全部打给了病人家属。

同时,他还将深埋在心底里的愿望公之于众:这些年固执地不肯离开,想凭借短视频火起来的原因之一,是想找到离家出走的妈妈。

不知是不是人红是非多。

因为不想让粉丝觉得无聊,陈烽很少将自己颗粒无收的视频发出来,平时只发布剪辑出来的精彩片段。

这也导致一部分人觉得他的视频在作假,说哪能每次赶海运气都爆棚?

又因为害怕粉丝们天天看类似的赶海情节会产生审美疲劳,陈烽会联合家乡的很多网络视频大咖拍视频、或者是让当地的美貌老板娘出境,标题里面免不了出现这个西施、那个西施的。

这让很多人觉得他在蹭别人的热度,或者借助“美色”吸引粉丝,甚至有点标题党。

为了不让粉丝们误会,陈烽将问题全都耐心解释了一番。

凭借赶海的短视频,陈烽的年收入已经是百万级别的了。

可以说,他算是凭借将一技之长秀之于众,从而吃到短视频红利的最初那批人了。

不过,归根究底,是机遇,也是他奋斗所得。

大家对陈烽怎么看呢?

相关的主题文章: